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起全国大辩论公开信的全文翻译(二校本)

对马克龙的信,全世界包括中国的媒体做了各种各样的解读。我想,总统写给普通民众的信是无需解读的,最简单的办法是让每个人原汁原味地读到法国总统的信,从而得出自己的思考。也许我可以期望这个译本也可以帮助刚刚加入法国可是法语还不太好的新公民们行使参政议政的公民权利。

译文由刘忠军(www.kreega.com )提供,除商业用途外欢迎自由使用和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原文完整性。
法语原文:爱丽舍宫网站 https://www.elysee.fr/emmanuel-macron/2019/01/13/lettre-aux-Francais
商业用途请联系译者和爱丽舍宫获得授权。译者将继续修改,欢迎回来查阅和直接在评论中提出批评。

译文如下:

致法国人


亲爱的法国女人们,亲爱的法国男人们,我亲爱的同胞们,

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充满质疑和不确定的时期,此时此刻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是谁。

法国跟其他的国家不一样。

在这片土地上对不公正的敏感度比其他任地方都要高。人民对互助和团结的要求也更高。

在我们国家,工作的人支付着退休人员的退休金。在我们国家,大量公民缴纳着个人收入所得税,有时税负甚至很沉重,但这是为了减少不平等。在我们国家,无论个人的地位和财富状况如何,所有人都可以【1】享有教育、健康、安全和司法服务。由于所有人的共同努力,生活中的困难,例如失业,都可以得到克服。

这就是为什么法国是所有国家中最博爱和最平等的国家之一。

她也是最自由的国家之一,因为每个人的权利以及言论、思想【2】、信仰和哲学的自由得到保障。

每个公民都有权选择在国家管理、立法和重大决策中代表自己意见的人。

每个人都分享其他人的命运,国家呼唤每个人都参与决定所有人的命运:正是这些,构成了法兰西民族。

身为法国人怎么能不感到骄傲呢?

我当然知道,今天我们中的一些人感到不满或者愤怒。因为税收对于他们来说太高了,公共服务遥不可及,因为工资太低,一些人无法靠自己的劳动果实过有尊严地生活,因为我们的国家不能为出生地和家庭出身不同的人提供相同的成功机会。所有人都希望我们的国家更繁荣,社会更公正。

面对这个愿景,我与大家同心同德。我们想要的社会是一个成功不需要靠关系或家庭财富,而是靠个人努力和工作的社会。

不光在法国,而且在欧洲和全世界,不光是沉重的焦虑,而且还有重大的混乱侵扰了人们的思想。我们必须给予明确的回答。

但这要求一个条件: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暴力。我不接受压力和侮辱,例如对人民当选代表的侮辱,我不接受一般性的谴责,例如对媒体、记者、国家机构或者公务员的非难。如果大家都互相攻击,社会就会被瓦解!

为了让希望战胜恐惧,将关系我们未来的重大问题放在桌面上讨论是必要和合理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提议,并且从今天到3月15日发起一场全国大辩论。

几周以来,市长们开放了他们的市政厅,以便让你们表达你们的期望。我已经收到第一批反馈,从而可以在写信之前考虑进去。我们现在将进入一个更大范围讨论的阶段,你们将能够参与你们家附近的辩论或在互联网上表达自己的看法,提出你们的建议和想法。大辩论将在法国本土、海外(译者注:法国的海外省和海外领地)和居住在外国的法国人身边; 在村庄、乡镇、社区等地方;在市长、民选代表、社团领袖或者普通公民等等的倡议下; 在国家议会、大区议会和省议会里展开。

市长将发挥重要作用,因为他们是你们选出来的代表,所以他们是公民表达的合法中介。

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不能讨论的问题。我们不能在所有问题上都达成一致,这是正常的,这就是民主。但至少我们将证明我们是一个不怕发言、交流、辩论的民族。

也许我们会发现,我们大多数人可以超越我们的个人偏好,比我们想象的达成更多的共识。

我没有忘记我是凭着一个纲领当选的,对其中的大方向我始终忠诚不渝。我仍然认为,我们必须恢复法国的繁荣,这样才能让她能够更慷慨,因为二者是互相依托的。我仍然认为,与失业的斗争必须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而就业岗位是首先在公司中创造的,为此我们必须为企业的发展创造条件。我仍然认为我们需要重建工业、数字和农业主权,为此我们要投资知识和研究。我仍然认为我们需要重建人人信任的学校教育,更新社会保障体系,从而更好地保护法国人,并从根本上减少不平等。我仍然认为自然资源的枯竭和气候变化迫使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的发展模式。我们必须发明一个更加公正和有效的生产、社会、教育、环境和欧洲的设计。在这些大方向上,我的决心没有动摇。

但我也认为,从这次辩论中可以澄清我们的国家和欧洲规划、面对未来的新方法、新的思路。

在这场辩论中,我希望尽量多的法国人,我们中的尽量多数能够参与。

这场辩论应该回答最近几周出现的关键性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与政府一起,我们选择了四个主题,涵盖了我们国家的许多重大问题:税收和公共支出、国家和公共服务的组织、生态转型、民主和公民身份。关于这些主题中的每一个,很多建议和问题已经被提出来了。我想提出几个问题,并不能代表辩论的全部,但是在我看来,它们位于我们质疑的中心。

第一个主题涉及我们的税收、开支和公共行为。

税收是我们国家团结互助的核心。正是它为我们的公共服务提供资金。用来支付教师、消防员、警察、军队、法官、护士和为你们提供服务的所有其他公务员的工资。它让国家可以为最脆弱的人支付社会福利,也可以为关系未来的大项目、我们的研究、我们的文化提供资金或维修我们的基础设施。也正是税收让我们能够支付我们国家过去多年积累下来的沉重债务的利息。

但是,如果税收过高,就会剥夺我们经济中可以投资到企业中发挥作用,从而创造就业机会和经济增长的资源。也剥夺了工人们努力的果实。我不想重提我们为纠正这些状况而采取的措施,以鼓励投资并使工作得到更好的酬劳。它们刚刚在议会投票通过,并且尚未开始显示他们的效果。议会将以透明的方式在必要的时间周期后对它们进行评估。另一方面,为了走的更远,我们必须自我质疑。

我们如何才能使我们的税制更公平,更有效率?你们认为应该优先降低哪些税率?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能在不降低公共支出总体水平的情况下继续减税。

你们认为应该优先考虑节省哪些开支?

我们是否应该删除一些过时或与其作用相比过于昂贵的公共服务?相反,你们是否看到了对公共服务的新需求以及如何获得相应的资金支持?

我们的社会福利模式也受到质疑。有些人认为不够,也有些人因为他们支出的费用高而觉得太贵。就业培训和就业服务的效率也经常受到批评。经过广泛协商,政府已经开始通过一项改善我们的健康、消除贫困和失业的战略来做出回答。

如何更好地组织我们的社会福利的契约?哪些目标应该优先确立?

我们必须做出决定的第二个主题是国家和地方行政机构的组织。

公共服务有成本,但是至关重要:学校、警察、军队、医院、法院对我们的社会和谐至关重要。

行政层级或地方政府层级是否太多了?我们是否应该进一步下放权力,让更多的决策和行动更接近公民?各个级别对应什么样的服务?

您希望国家如何组织以及如何改善其行动?我们是否应该革新政府的运作,如何革新呢?

国家和地方行政机构如何才能改善,从而更好地应对我们最困难地区的挑战,您的建议是什么?

生态转型是第三个主题,这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

我承诺了保护生物多样性,防止全球变暖和空气污染的目标。今天,没有人质疑快速采取行动的迫切必要性。我们越是推迟质疑自己的时间,这些转型就越痛苦。

实现生态转型可减少燃料、供暖、垃圾管理和运输方面的支出。但要成功地实现转型,我们必须大量投资,并支持我们收入最低的同胞。

为了让所有法国人都能实现这一目标,全国人民的团结互助是必需的。

我们如何为生态转型提供资金:各种捐税、赋税中,首先考虑哪些项目?

我们如何提供所有人能支付得起的具体解决方案,例如更换旧锅炉或旧汽车?最简单,经济上最可行的解决方案是哪些?

哪些交通、住房、供暖、吃饭的解决方案更应该在地方而不是国家层面设计?您会为加速环境转型提出哪些具体建议?

生物多样性问题也是摆在我们所有人面前的一个问题。

我们如何用科学的手段保证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做出的选择?如何在欧洲和国际层面推广这些选择,以便我们的农民和我们的企业在国际竞争中不会因为这些选择而遭受损失?

最后,显然我们国家正在经历的这段时期表明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民主和公民权。

作为公民意味着在地方、国家或欧洲层面通过选举自己的代表来参与决定国家的未来。这种代议制是我们共和国的基石,但必须对其加以改进,因为许多人在选举结束之后感觉到没有人代表自己。

应该计算空白票吗?我们应该强制要求公民投票吗?

为了更公平地代表所有政治选择,议会选举中的比例性的合适程度是什么?

是否应该,并且以何种比例,限制议员或其他类别的当选者的数量?

我们的议会,包括参议院和经济、社会和环境理事会,在代表地方和民间社会方面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是否应该改革议会,以及如何改革?

此外,像法国这样大的民主国家应该能够更经常地倾听公民的声音。

您希望看到什么样的改变,从而公民参与更加积极,民主更具参与性?

是否应该更多,更直接地让未经选举的公民(例如抽签确定)参与公共决策?

我们是否应该更多地使用全民公投,以及应该由谁来发起全民公投?

公民权,也意味着共同生活。

我们国家一直都懂得如何接待那些逃避战争、迫害并在我们的土地上避难的人:这是庇护权,这是不容质疑的。我们的国家全体也一直向那些出生在其它地方,选择到法国寻求更美好的未来的人开放:法国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然而,今天这种传统因为与移民相关的紧张和疑虑以及我们的融合系统的失灵而动摇。

你有什么建议改善我们国家的融合?在移民问题上,一旦我们完成了基本的庇护义务,您是否希望我们能够由议会制定年度接纳目标?为了应对这个将会持续的挑战,你们的建议是什么?

政教分离的问题仍然是法国的重大论题。政教分离是让我们不同的宗教或哲学等信仰的人可以和谐共处的首要价值。它是自由的代名词,因为它允许每个人根据自己的选择来生活。

如何在国家与我国各种宗教的关系中加强法国政教分离的原则?如何确保所有人对相互理解和共和国的无形价值的尊重?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邀请你们参加辩论,以回答这些关于我们国家未来的决定性问题。我也希望你们能够超越我提出的这些主题,提出你们感觉可以改善你们的日常生活的任何问题。

这场辩论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创举,我决心从中得出所有结论。这既不是选举,也不是全民公投。这里期待的是你们的个人表达,与你们的经历、见解、仅仅与你们关心的程度相对应,与你们的年龄和社会状况都无关。我认为,以这种方式向公民进行咨政,这是我们共和国向前迈进的一大步。为了保证你们的言论自由,我希望这次咨政能够以完全独立地方式组织起来,并且要提供公正和透明的所有保证。

我打算用这种方式与你们一起将愤怒转化成解决问题的办法。

因此,你们的建议将有可能为国家建立新的契约,重组政府和议会的行动,以及法国在欧洲和国际层面的立场。我将在辩论结束后的一个月内直接向你们汇报。

亲爱的法国女人们,亲爱的法国男人们,我亲爱的同胞们,我希望尽可能多的人能够参加这场大辩论(译者注:点击这里参加网上辩论,仅有法语版),以便为我们国家的未来作出有益的贡献。

互相信任(译者注,关于这句话的意思,请看法兰西学院院士和语言学家的解释,注意原文是法语),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原文除商业用途外可以自由使用,译文由刘忠军(www.kreega.com )提供,除商业用途外也欢迎自由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原文完整性。
法语原文:爱丽舍宫网站 https://www.elysee.fr/emmanuel-macron/2019/01/13/lettre-aux-Francais
商业用途请联系译者和爱丽舍宫获得授权。译者将继续修改,欢迎回来查阅和直接在评论中提出批评。

如果您对法语感兴趣,请您参与讨论本文的翻译

关于本文内容的讨论可以在本页进行,也可以在Zine网页进行

Source : le site de l’Elysée dont le lien direct à la lett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2 条评论 “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起全国大辩论公开信的全文翻译(二校本)”